首頁 » 老照片:1917年的北京街頭,犯罪士兵被押遊街,滿漢女子成了閨蜜

老照片:1917年的北京街頭,犯罪士兵被押遊街,滿漢女子成了閨蜜
2021/11/02
2021/11/02

美國人甘博鏡頭裡1917年的北京,那些逝去的人和消失了的風景。

北京馬車

正在街頭行駛的一輛廂式馬車,木頭車輪上卯著加固的鐵釘,車輻很粗,看上去很堅固的樣子。戴著瓜皮帽的車把式坐在車頭,怡然自得地看著路邊的風景。

街頭騾轎

一前一後的兩匹驢騾,背上搭著一乘轎廂。這種轎子在當年也是奢華之物,與雙人抬的轎子相比,轎廂要大很多,就像一間小房子一樣。

前門箭樓

1915年,因交通需要前門甕城被拆除, 改造後的前門東西兩側各開了兩個門洞,同時還在箭樓的箭窗上安裝了玻璃, 使之變成了一座不中不洋,不倫不類的建築。

囚犯士兵

前門附近,一隊士兵押解著一個士兵。中間這位叫沈得功,不知犯了什麼罪,以至于被從前的戰友押著遊街。注意看隊伍後面的那名男子,一路小跑地跟上了,大概是想看一看囚犯的模樣。

清道夫

照片中戴著大蓋帽的並不是軍方人員,而是街道的清潔工人,正在使用籮筐抬運垃圾。前面的工人為了禦寒,直接在大蓋帽裡面增戴了一個頭套。

母與子

一旗一漢兩位年輕的母親站在門前,懷裡抱著各自的嬰兒。兩個孩子都穿著老虎服和老虎鞋。北京人有端午節給孩子穿老虎服的習慣,這張照片很可能就拍攝于端午節期間。

聊天的婦女

站在電線杆下的兩名婦女。不得不說攝影師很會抓拍這樣的街景。兩名女子同樣是一旗一漢,她們一高一矮, 旗人頭頂挽著圓形髮髻,穿淺色衣袍,抱著暖袖,一雙大腳;漢女子梳著鵲尾,穿深色半長襖,留著一雙窄窄的小腳。

店鋪門前

站在一家店鋪前的兩名男子,是一對老夥計了。北京的老字型大小數不勝數,他們可能從年輕的時候就在這家店鋪裡幹活了,一干就是大半輩子,熬出了滿臉皺紋,熬白的頭髮和鬍鬚。

玩鷹的人

玩鷹最初是王公貴族和八旗子弟的一種愛好,隨著民國成立,這種習俗也傳入民間。玩鷹人有一套捕鷹、熬鷹、馴鷹的方法,當鷹馴化完成之後,就可以到野外放鷹捉兔子等獵物了。圖中的兩名男子很像父子,他們手裡架著的鷹都被蒙著眼,以防受到驚擾。

父與子

父親一邊抽著煙袋,一邊推著嬰兒車。這種嬰兒車為全木頭打造,木頭車廂、木頭輪子、木頭把手柄。雖然樣式古拙,但很實用,走起路來顛簸如在海上,弄得車子裡的小朋友昏昏欲睡。

街頭少年

背著大木桶,腋窩下夾著一隻鐵鏟,這是一名掏糞人。此時距民國成立已經有五年了,他還頑固地留著辮子。

錫匠

從前的塑膠和鋁製品非常稀少,民間使用的器皿多由錫製成。那時候,走街串巷的錫匠很受百姓歡迎,他們可以修補各種錫器,也可以將報廢的錫器化開重新製作新的物品。

雜貨鋪

雜貨店的門前擺放著笤帚、竹籠,一名年輕男子正操作傳統的中國式車床加工木頭。一名老者坐在門檻上曬太陽,懷裡抱著一根木杖。

鋸木頭

一處木作坊的門前,一名成年男子正在小孩子的協助下鋸木頭,右邊一名年輕的女子正注視著鏡頭,她裹著一雙非常小的三寸金蓮。

磨刀匠人

「磨剪子戧菜刀」,舊時的一聲聲吆喝早已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。磨刀人的工作雖然簡單,在過去卻是家家戶戶都離不了。圖中的年輕人比較偷懶,乾脆用吹喇叭代替那一聲聲的吆喝。


用戶評論